Caprui

一切都是那么随意着、

我的理论化倾向

青果文志:

以前,我一直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喜欢看文艺片,喜欢读文艺书,喜欢做文艺事,真正热爱的文学体裁是诗和散文,很容易感动。但是最近一年来,我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理论化倾向愈加浓了。可能是近来多重理论学习的缘故,也可能是感知情绪能力退化的原因。我在日常生活中不再愿意去移情,去感受,去想象着别人的苦楚与欢乐,而是去分析,去审视,去追问别人行动的种种内在缘由和理性驱动。


似乎渐渐变得冰冷了一些。我只是愿意漠然地去看着一切,然后用理论用理性告知自己这人如何,内心怎样想的,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所处的背景是否根本原因,心理倾向是怎样的,接下来会怎样做。运用种种自认为正确的心理学的、解构主义的、语言学的、新历史主义的理论,将这个人按照自己的“所谓”的解读,剥离地清清楚楚,一毫不剩。


如果是以前,看见一件惨不忍睹的事情发生,比如像韩国电影《熔炉》《素媛》里面发生的事情,我一定会哭得死去活来,内心一定一直在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在这个世上?”“他们怎么这么残忍?”“这些人没有人性吗?”“怎么可以……”然后又是哇哇大哭。现在,我仍然觉得痛苦和愤怒,可是我却懒得哭了,不仅是因为自己的哭没有一丁点用处,更是因为,我不再愿意去感知表面,而是希望去追问一切的根源了。


这样子的偏离我不知道是好的,还是坏的。


似乎我不是一个人。有一位朋友也曾经历这一过程。她是更加理性的人,更加“男性化”(无贬抑)一点,不像我这个巨蟹座,内心还是“柔软”的(呵呵其实就是软弱)。她学的理论比我多很多,理解的也更深入,人也比较高傲豪爽一点,经历这个阶段时,更加偏激,更加“高人一等”。她了解了多重理论,也非常习惯去分析别人,站在更高的地方去审视身边的朋友。和你交谈时,如果你不知悉她所了解的理论,她会觉得和你没什么好聊的,觉得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如此浅薄,怎么聊得下去,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我没有她夸张,还不敢去鄙视别人,因为喜欢看别人优点而忽略缺点的习惯还是在影响着我的行为和判断。后来她也瞬间醒悟,发现自己还是太过相信理论,太过相信自己了。


没错,对于理论表达的迷恋,也是过于自信的一种表现。


无论是诗与散文,还是理论表达,都不能说真正接近了真理,都不能说真正接近了原始语境。因为没有文本以外的世界,因为人的内心是处于话语的符号和意识形态环境的包围之中的,所以不存在现实世界的原始状态,也就没有真正的真理。


要知道,透过语言这种符号和结构去认知,以及进入内心思索的世界已经是另一个世界。所以,你能说,你掌握了理论,便了解了真实的世界了吗?


我仍然希望去善良地移情,仍然希望去想象地同情。因为,过多的批评、审视和旁观,塑造的是一个有着冷漠表情的我,而不是一个从小便愿意去笑的温和的我。


我希望,理智和情感,能够作为我自己的武器和盾牌,成为我的伙伴,不去主动杀戮和批判,而是防御着自己,不受到侵蚀和同化,去追寻生命的意义。


作者:张佑芡(世界岂真不过如此而已吗?我还要反抗,试他一试)

订阅『青果』微信号:qngoolife

下载『青果』手机客户端:http://qng.im ←轻戳

评论

热度(72)

  1. Ines_AoIeong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2. Caprui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3. 《10%》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不再感知表面,审视背后的因果理论表达的迷恋归根结底是太自信